皇冠体育

导航

龙虎跑师 香港一哥 黃尹雋

1970年开始,每年12月份的(de)(de)第(di)3个星(xing)期天,日(ri)本(ben)山(shan)口县(xian)的(de)(de)防府都会举行一场马拉(la)松(song),有人说这场比赛在日(ri)本(ben)跑者心中是属(shu)于日(ri)本(ben)的(de)(de)波马。2019年12月15日(ri),是这场日(ri)本(ben)波马的(de)(de)第(di)50次。

他叫黃尹雋,在(zai)(zai)这场比(bi)(bi)赛(sai)开(kai)(kai)始(shi)前一(yi)个月,他打破5000米香(xiang)港(gang)纪录(lu),在(zai)(zai)这场比(bi)(bi)赛(sai)开(kai)(kai)始(shi)前一(yi)个半(ban)月,他打破香(xiang)港(gang)10000米纪录(lu),在(zai)(zai)这场比(bi)(bi)赛(sai)开(kai)(kai)始(shi)当天,他用16:11跑过(guo)5KM;用1:09:22跑过(guo)半(ban)程;2:20:58后,他变成(cheng)了香(xiang)港(gang)马拉松历史成(cheng)绩最好的那个人(ren)。

做一名运动员

黄大仙(xian)区位于(yu)香(xiang)港九(jiu)龙半岛东区,因赤松黄大仙(xian)祠(ci)得(de)名。这里是香(xiang)港唯一不沿海行(xing)政(zheng)区,北靠狮(shi)子山;东临飞鹅观塘及西(xi)贡;南(nan)接太子道(dao)东。成龙、谢霆锋、甄子丹都是黄大仙(xian)区人(ren)。

这里(li)也是(shi)黃尹雋出生长大(da)的地(di)方。

黃尹(yin)(yin)雋的母亲是一(yi)(yi)位家庭主妇,父亲是一(yi)(yi)名司机。童年(nian)和学生(sheng)时代(dai),黃尹(yin)(yin)雋与一(yi)(yi)般的香港青年(nian)无(wu)异(yi),他曾就读于慈云山保良局锦泰(tai)小学,因为成绩不错(cuo)考(kao)进(jin)喇沙书院。起初黃尹(yin)(yin)雋并没有对(dui)跑步产生(sheng)过(guo)多兴趣,倒是钢琴和打(da)击乐都考(kao)到八级。

中六(liu)(高(gao)三)那年,因为在班里跑了第一名,老(lao)师推荐他(ta)去参加学界越野赛,黃(huang)尹雋的(de)人生镜头转场田径(jing)。

考到(dao)香港理(li)工(gong)大(da)(da)(da)学后,黃(huang)尹雋开始跟(gen)随大(da)(da)(da)学校队(dui)训练(lian)。因(yin)为以前也没有什么跑(pao)步(bu)训练(lian)的经(jing)历,起初他只是闲暇(xia)时间与队(dui)伍合练(lian),但(dan)没过多久他发(fa)现自己已经(jing)比大(da)(da)(da)部分队(dui)友都要快了(le)(le)。大(da)(da)(da)二那年,黃(huang)尹雋拿到(dao)了(le)(le)大(da)(da)(da)专(zhuan)亚军(并非内地大(da)(da)(da)专(zhuan)含义),这一成(cheng)绩也让他在训练(lian)中投(tou)入了(le)(le)更(geng)多精(jing)力。

相比于(yu)追求(qiu)偶(ou)像(xiang),黃(huang)尹雋半开玩笑的(de)希望(wang)自(zi)己(ji)能够成(cheng)为别人(ren)的(de)偶(ou)像(xiang)。提到他自(zi)己(ji)欣赏且备受启(qi)发标杆,他觉得是挪威的(de)因格(ge)布里森家族和(he)一本书(shu)《完美1英里》。

因格布里(li)森家族并(bing)非(fei)天赋异(yi)禀(bing),连他们的父亲都(dou)说(shuo)弟弟并(bing)非(fei)最有(you)天赋,但(dan)他们用对了方(fang)法(fa),并(bing)为之(zhi)全情(qing)投入,最终同样能够拿到(dao)(dao)(dao)奥(ao)运(yun)冠(guan)军成(cheng)为世界顶(ding)尖(jian);《完美1英里(li)》讲述了上世纪50年代(dai)美国(guo)、澳洲(zhou)和(he)英国(guo)3位运(yun)动员想(xiang)要在1英里(li)突破(po)4分成(cheng)绩(ji)的励志故事(shi)。在黃尹雋看来(lai),只要自己不断(duan)投入,别(bie)人能做(zuo)到(dao)(dao)(dao)的事(shi)自己也一定能做(zuo)到(dao)(dao)(dao)。

2019年,黃尹雋取(qu)得(de)了世(shi)(shi)界(jie)越野锦标赛和世(shi)(shi)界(jie)大学生运动会半马资格,人生中(zhong)(zhong)第一次(ci)代表中(zhong)(zhong)国(guo)香港挑战世(shi)(shi)界(jie),让他的信心也大幅提升。只用了三年就达到了现(xian)在的水平,或许可(ke)以(yi)更投入一点(dian),看看自己可(ke)以(yi)走多远,能不能达到世(shi)(shi)界(jie)水平去(qu)甚至参加奥运会?

黃尹雋下定决心做一名职业运动员(yuan)。

年轻的纪录先生

可以说如果没(mei)有跑(pao)步,黃尹(yin)雋现在应该和普通大学毕业生一样(yang),为了房子(zi)赚钱工作。但在成(cheng)为职业运动员之(zhi)后,他的人生走(zou)入另一个(ge)方向——至少在香港(gang)(gang)地区,很多田径的成(cheng)就都(dou)还(hai)没(mei)有被(bei)香港(gang)(gang)人自己做(zuo)到。

完赛成绩单证明,黃(huang)尹雋(jun)的(de)(de)选(xuan)择是正确的(de)(de)。离开大学校园(yuan)后,仅在2019下半年短短两个月之内(nei),黃(huang)尹雋(jun)连续打破三(san)项香港纪(ji)录——男子5000米(mi):14分50.78秒、男子10000米(mi):30分51秒以及防府马拉松(song)的(de)(de)全马2:20:58。

Paul Spowage香港前马拉松记录保持者

在(zai)(zai)黃尹(yin)雋看来,可能马拉松(song)在(zai)(zai)大众心中的意(yi)义(yi)始终与其他项目不(bu)(bu)一(yi)样。此(ci)前香港马拉松(song)纪录是(shi)由Paul Spowage于(yu)1984年在(zai)(zai)伦敦创造。在(zai)(zai)身份证上Paul Spowage也(ye)算香港人(ren),但归根结底(di)他不(bu)(bu)是(shi)炎黄子孙,因此(ci)大众对黃尹(yin)雋的马拉松(song)记录回(hui)响(xiang)非常(chang)热烈(lie)。

除了马拉松,10000米纪录(lu)同样让他印(yin)象(xiang)深刻。在(zai)赛(sai)前,黃尹雋就以(yi)打(da)破31分(fen)作为训(xun)练(lian)目标,而且(qie)一(yi)直(zhi)状态(tai)不错,所以(yi)在(zai)赛(sai)前也料到了自(zi)己会在(zai)比赛(sai)中(zhong)创造历史。但(dan)冲过终点(dian)线(xian)的(de)(de)那(nei)一(yi)刻,他依然(ran)难掩(yan)兴奋,因为这是自(zi)己打(da)破的(de)(de)第(di)一(yi)个纪录(lu)。

相比(bi)于诸多马拉(la)松(song)跑者大器晚成,近(jin)些年(nian)马拉(la)松(song)名(ming)将的年(nian)龄整(zheng)体呈现年(nian)轻趋势(shi),黃尹(yin)雋也是年(nian)轻生力(li)军(jun)之一。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面对身体、心态双(shuang)重拷打的马拉(la)松(song)项目,年(nian)轻选手与老队(dui)员之间究(jiu)竟会有怎样的区(qu)别(bie)?

在黃尹雋看来(lai),只要站到起跑线就(jiu)(jiu)不(bu)会想那(nei)么多(duo)。每个(ge)运动员(yuan)的人生经历都(dou)不(bu)相(xiang)同(tong),只要在比赛中尽(jin)力发挥出自(zi)己(ji)训(xun)练的水平就(jiu)(jiu)好(hao)。

黃尹(yin)雋(jun)谦虚(xu)的(de)(de)说(shuo)自(zi)己比较(jiao)随性自(zi)由,并不(bu)是(shi)很自(zi)律(lv)的(de)(de)人,不(bu)会让(rang)自(zi)己那么辛(xin)苦,更(geng)(geng)不(bu)会为(wei)了提升(sheng)成绩过度去(qu)训练,当然(ran)在合理的(de)(de)训练范(fan)围内一定要(yao)竭尽全力。在运动生涯中虽(sui)然(ran)也有(you)伤(shang)(shang)病(bing),但很幸运从未遭遇过长时(shi)间伤(shang)(shang)停,倒是(shi)近几(ji)年(nian)由于疫(yi)情和(he)隔离,导(dao)致自(zi)己没有(you)什么比赛(sai)参加,除了日(ri)常训练之(zhi)外没有(you)更(geng)(geng)多目标可以追寻,只能靠更(geng)(geng)强(qiang)的(de)(de)信(xin)念(nian)去(qu)坚持。

而(er)坚持下去的(de)信念,来自于几(ji)项纪(ji)录(lu)带来的(de)动力(li)。黃尹雋(jun)觉得先要成(cheng)为香港第一,才(cai)能冲出香港,随后(hou)再向(xiang)全国第一、亚洲(zhou)第一、世界第一去展望,现在完成(cheng)了第一步,拥有了继续向(xiang)前的(de)动力(li)。

但就像(xiang)课本所讲(jiang),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香港比赛没(mei)有(you)(you)奖(jiang)金,所以拿过(guo)几个(ge)冠军(jun)之后(hou),黃尹雋对冠军(jun)并没(mei)有(you)(you)特(te)别在(zai)(zai)(zai)意,每次(ci)都在(zai)(zai)(zai)想如(ru)何冲出更好的成绩(ji),但香港水(shui)平又相对不高(gao),每次(ci)只有(you)(you)自己跑(pao)在(zai)(zai)(zai)最前(qian)面,如(ru)果在(zai)(zai)(zai)比赛中爆掉就既没(mei)有(you)(you)成绩(ji),又没(mei)有(you)(you)冠军(jun),久而(er)久之压(ya)力也(ye)与(yu)动力并行。

港币7130块

今年的(de)东京奥运会,中(zhong)国香港(gang)(gang)取得了1金2银3铜的(de)优(you)异战绩,但随后香港(gang)(gang)内部关于运动员待遇的(de)问题也(ye)引(yin)发了激烈(lie)讨(tao)论。

黃尹雋相信每(mei)种(zhong)机制都有上层订立(li)的本(ben)意和原(yuan)因,因此不方便(bian)谈论(lun)太多,但针对自(zi)己(ji)和自(zi)己(ji)项目的处(chu)境(jing),他还是(shi)发表了一些看法。

在田径运动项目中,香港体育学院的资助机制完全按照计分制施行,运动员们需要在5KM跑到13:5X,10KM跑到29:3X,马拉松221才能领到港币7130块的工资。在香港,比赛没有过多奖金,品牌赞助也不涉及现金鼓励,运动员所有的收入都来自香港体育学院的赞助

如果想要提升待遇,就需要在亚洲锦标赛、亚运会、全运会或奥运会拿到前三或前八(根据项目不同)的名次,即使达到如此,每名运动员的待遇也只有港币10000块到40000块不等,且每年还要审核。按照香港体育学院的现行规则,即使是社乐悠太这种顶级选手,由于在东京选拔赛上发挥失常从而错失奥运,也只能混底薪。

与社会层面相比,在香港无学历门槛考上警员工资就可以达到港币20000块至40000块不等,升到督察后工资涨到港币40000块以上。普通大学生毕业的工作也基本维持在港币18000块-20000块上下。

因此黃尹雋还是希望,田径运动员的待遇可以通过名次和完赛时间等多个维度的门槛与实际情况接轨,但他也清楚,目前的香港不会为这个制度做出改变,将来可能也不会有。在香港大家只注重字面成绩,不在乎项目的普及程度,这也是他眼中香港和内地最大的不同。

面对收入微薄这一现实问题,黃尹雋很幸运拥有一对开明的父母。在父母眼中只要孩子不学坏就好,何况近些年大家都一直看见他的成绩不断上升,因此无论父母或身边的人都普遍支持。至于钱,黃尹雋觉得不用太多,够用就行。

是呀,一家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在内地的这些天

在今年易居马拉松俱乐部提供了一次试训的机会,黃尹雋离开香港来到内地。

近些年易居为马拉松行业带来的改变有目共睹,旗下的顶级精英们也先后在国内外包括奥运赛场创造优异成绩。很多看客觉得,这些成果不过是易居舍得烧钱,当然我们不反驳易居在这件事上的经济投入,但绝不只是我们表面看到的门楣装饰,在黃尹雋看来,易居给自己带来和香港完全不同的训练体验,是他愿意来到内地的原因。

关于李犁教练的生平我们无需过多赘述,在易居试训的这些天,李教练的训练计划细致到每一周、每一课,日常他基本上会和运动员们朝夕相处,因此监督也比较严格。对于黃尹雋来说,这种体验在香港前所未有,因为在香港地区教练基本上不是受薪职业,新形式让他在心理上更有安全感。

在离开校园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黃尹雋都是独自训练,时至今日他都非常怀念和队友们的训练时光。现在可以有人共同训练,氛围和训练素质都要比香港好太多,如果能够成为俱乐部运动员,可以多拿一些工资,增加一点保障。

如今内地马拉松开始发展为一个产业,他从香港来到内地也是想尝试探索一条新道路。黃尹雋不清楚未来是否有更多香港运动员来内地,但如果见到有成功的例子,应该会有更多人尝试。

对于接下来的目标,黃尹雋更希望用轻松心态去面对,由于来到内地隔离14天,再加上新的训练模式也只有2个月时间,所以接下来的全运会对于自己来说更类似一次中期测试,他还是把目标放在了年尾和明年年初,希望明年的半马世锦赛能够跑到63分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们相信有一天香港马拉松最好成绩也会过期,或许香港马拉松最好成绩的每一次过期,都是黃尹雋创造的。

但黃尹雋永远不会过期。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_top